【OSASA】如果我們不嫁給世俗

▲架空向,極度OOC,脫離現實,文筆?不存在的。

▲第一人稱,麻子視角

  「asako,妳要退團了對吧。」小雅在電話中用著溫柔的嗓音說道。

  我沉浸在她溫柔的聲音中忘了回應,她又說了一句。「那就可以結婚了吧?」

  「嗯…」身為top star的孤獨生涯在不久之後就要結束,我卻有種失落的感覺。

  

  「asako,還好嗎?怎麼不說話?」她的語氣裡透著掩飾不住的擔心。我突然有些慶幸,現在的小雅還會為我擔心,她已經結婚了,我退團,我們註定會漸行漸遠。想到這個,原本要跟她說的話完全說不出口—感謝上top之前在月組有她的照顧什麼的,這些公式化的感謝,我沒有心情說。

  「…小雅,我…不知道該說什麼…妳能陪著我嗎?」就讓我再小小的任性一下吧,一下就好。

  「用電話怎麼陪妳?妳在哪?我過去。」小雅真是溫柔啊,但是…這溫柔還會持續多久呢?我不想知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「恭喜妳要畢業了。」小雅笑著,一如往常。

  「…嗯,謝謝。」顧著欣賞她的笑容,我慢了一拍才回答。

  

  「妳過來。」小雅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空位,示意我過去。我走了過去,她攬著我靠到她肩上。

  「狀態不太好喔,asako。」這樣的姿勢,我們好像又回到了當年,一起唱歌跳舞演戲的男役生涯。

  寶塚是帶給人夢想的地方,能夠看見夢想的除了觀眾,還有我們。我們這些被困在女人的身分之中,不敢表達心意的人或許可以在這裡,跟自己的心上人談一場在劇本中的戀愛。即使是悲劇也沒有關係,畢竟本來就不會有結果。

  

  「小雅,問你喔。」

  「嗯?」

  「如果你喜歡的人,跟別人結婚了,該怎麼辦?」這個問題,我不敢看著她的眼睛問,深怕一個不小心,被她從眼神裡知道我的想法;也怕在她的眼神裡,找到一絲想要拒絕我的念頭。

  「asako有喜歡的人了?」她的眼神突然撞了過來,猝不及防的撞進我的視線裡—那清澈的眼神裡沒有任何的抗拒,只是滿滿的欣喜參著一點疑問。

  她的呼吸噴在我臉上,可以算得上是英俊的臉龐讓我的心跳漏了一怕。這樣親密的距離我們不是沒有過,只是我們很少在舞台和稽古場之外,有過這樣的距離。

  「嗯,有…」

  「多喜歡?」

  「很喜歡…」

  「…原來asako喜歡的不是我嗎…」她似乎有些失落。我突然有些慌亂,想不清她這句話的含義,到底是什麼。『…不是的…我最喜歡小雅了…』這樣表達真正心意的回答,我已經無法像她要畢業那時能夠那麼直率的對她說。並不想造成她的困擾。

  

  「…我退團,妳能來獻花嗎?小雅?」我轉移了話題。這段永遠不會有結果的感情,就讓它成為青春的一抹鮮豔色彩,銘記在心就夠了;就讓她成為我回憶裡的那個人,藏在心底便已足夠。

  「當然,畢業的可是asako妳呢,不去獻花就沒道理了。」她似乎察覺了我的逃避,也很貼心的不再多說什麼。『對不起,小雅,我,很喜歡妳。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退團那天。樂屋。

  這是退團公演的最後一場了。我化著妝,邊想著該如何在舞台上為我的寶塚生涯,揮灑下最後一滴汗水,畫下最華麗的句點。

  …

  表演結束,最後一曲歌聲跟著我的眼淚一起落下。這是,最後一次以寶塚月組top star的身分站在這個舞台上了。以前的回憶像電影一樣在腦海播放,有花組,有月組。相同的劇幕,不同的角色,不同的臺詞,不同的歌舞。當然還有那個人—春野寿美礼,她帶給我的太多太多、珍貴的回憶。

  …

  她走上前把花遞給了我,此時,我們之間,也已經結束了。

  「小雅,謝謝妳…」『我會,永遠保護妳。』

  「asako,畢業快樂。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一年後。

  「好久不見!asako!!」小雅興奮的向我跑來,一年過去,我仍然無法放下對她的這份感情。

  「好久不見!」我順勢擁抱了她,她的頭髮長了一些,蹭在我臉上有些癢癢的。她的髮間似乎散發著一縷清香,令我有些失神,但是不能停留—我還要保護她呢,不能讓她受到世間的責備。

  「走吧~」她抓著我的手跑進節目的攝影棚,這次是我們第一次一起以寶塚OG的身分參加節目。

  …

  整個節目因為有小雅在,非常的歡樂,讓我幾乎以為我們還是當年花組的top star跟她的二番手。

  退團之後作為歌手的她理所當然在節目上獻唱了幾首歌曲,清亮透徹的歌聲在我耳邊縈繞不絕。

  短短三個小時的節目錄制在歡聲笑語之中結束了,我們並肩走出了攝影棚,我這才意識到,我們又要分開了—再也不可能是當年的top star與二番手。

  「一起去吃個飯怎麼樣?」她提議道。

  「當然好。」『求之不得。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「asako。」面前的小雅放下餐刀,喚了聲我的名字。

  「嗯?」我也隨著她的動作放下餐刀,感覺她好像有什麼重要的話要說。

  

  「這個…送妳。」她從包包裡拿出一個盒子放在桌上,推了過來。那盒子看起來質感極佳,像裝著婚戒的盒子,只不過是長形的。

  「怎麼突然送我東西?」我有些疑惑。打開盒子,裡頭裝著一條精美的項鍊,菱形的香檳色金屬上鑲著透著清澈光輝的鑽石,在燈光下孜孜不倦的閃耀著。我抬眼瞥了一眼她的胸前,跟這條同款的項鍊靜靜躺在她的鎖骨上,閃耀著與她的歌聲一樣透徹的光芒。

  

  「…我喜歡妳。妳也一樣的…對吧?」

  我幾乎震驚到無法說話,打算埋藏在心底的感情就這樣被挖了出來,我的腦袋一片空白。震驚後接下來是狂喜,原來小雅也對我抱持著一樣的情感,但是…

  

  「…我也…喜歡妳。」我這樣說著。

  

  狂喜的尾端卻連接著無盡的悲傷。要在一起,是不可能的吧。她還有家庭,我還有演藝事業,我們倆的一切都才剛剛起步,不能就這樣毀於一旦。我知道愛情向來沒有對錯,我只怕我保護不了她。

  「不要用那麼嚴肅的表情嘛,asako。」她的聲音很溫柔,像水一樣把我包圍著。

  「我知道我們的情況,要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不太可能。」她真誠的看著我,那雙墨黑的眼眸裡充斥著對我的愛意和抵抗世俗的勇氣。

  「但是,私底下談個戀愛,並無不可。」她伸手拿了項鍊就要為我戴上,我卻躲開了。「但妳不是結婚了嗎?」

  「我們已經分開了。」她撇了撇嘴,不帶任何情緒的道出一句。

  「不要糾結為什麼了,我以後,會慢慢告訴妳。」在我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之前,她打斷了我的思緒。

  「asako,跟我在一起,好嗎?」小雅看著我,燦爛的笑著。

  「好阿。」我也笑著,低頭,讓她為我戴上項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某天一早。

  「asako妳這個睡豬快起床啦!!誰昨晚跟我說今天有戲要拍不能太激烈的!!」

  「…嗚。」我沉沉的睡在散發著小雅身上味道的棉被裡,對她的喊叫聽而不見。

  「起床!!」她把我從床上公主抱了起來,轉了幾圈,氣呼呼的問我「醒了沒!!」

  「醒了醒了…小雅妳怎麼還這麼有力氣啊…」

…………end

评论(1)
热度(9)

© 鹹酥信長廚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