鹹酥信長廚

我是月瑞德,一隻鹹魚,死掉的那種。
我們家瀨奈真的越看越帥啊啊啊啊
「壞人都被抓去關了,剩下的都是神經病。」

【非的很開心之失控寮日常】

姑獲鳥終於來了!!

▲歡脫向(゚∀゚ )草爸爸的吐槽
▲重度OOC
▲毫無文筆可言
▲白痴阿爸是我
▲沒有任何cp

  我是本寮扛霸子之一的三星覺醒螢草,我們寮有一個奇葩的阿爸,如何奇葩呢?
例如:阿爸讓寮裡唯二覺醒的式神,我和雪女,穿上了覺醒皮,似乎還覺得很好看。

  好看!?阿爸你眼睛沒問題嗎?看不慣雪女初始皮的假奶就算了,我呢?那兩支角怎麼回事?還有那是什麼暗沉色系啊?還我可愛的深藍色頭髮!

  總之,我們寮有個奇特的阿爸,住在非洲卻毫無自覺的阿爸。
阿爸一直認為自己不算歐,但也不知道自己住非洲。

  直到有一天,妖口(?)密集的池塘再也塞不下阿爸抽到的鯉魚精;空中的武士之靈和童男童女撞來撞去還會撞到阿爸身上;我身後跟了三隻要給我做狗糧的螢草,草一草二草三,阿爸才認清自己住非洲的事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阿—爸—的—蠢—事—分—隔—線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前天,阿爸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,每次抽符的時候都大喊:「姑獲鳥急急如律令!」我才一邊吐嘈阿爸沒開語音召喚是在喊什麼鬼,一邊想起了我們寮沒有姑姑這回事。
然後,寮裡來了第三隻三尾狐,第二隻雨女,和塞不進池塘的河童。

  到了昨天,阿爸又抽了三次符,當然每一次都沒開語音召喚大喊:「姑獲鳥急急如律令!」
【草爸爸的鄙視.jpg】
寮裡多了第二隻食髮鬼,第不知道多少隻的兵俑,還有第不知道多少隻的跳跳妹妹。

  今天早上,阿爸終於開了語音召喚,大喊:「姑獲鳥你給我出來!」

  第一個進來的是鐵鼠,第二個跑進來的是山兔,第三個是踏著優雅步伐的食髮鬼,接著是兩個梨花帶淚的雨女,後面跟著玩水球的河童……阿爸的臉愈來愈黑,看到追著剛才的山兔而來的孟婆,正要低頭嘆氣時——
【劃掉】「在下姑獲鳥,有何貴幹?」【劃掉】
姑姑就走進來了!!走進來了!!後面還跟著清姬!!

  我的白痴阿爸就這樣抽到了姑獲鳥。
所以說阿爸你是不會早點用語音召喚嗎?
不過沒關係了,因為抽到了姑姑,阿爸心情大好,上街給我買了一套丹楓秋意回來,終於不用再穿覺醒皮啦~開心開心,開開心心。

end

评论
热度(5)

© 鹹酥信長廚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