危險發言

節操?不重要。
(發出老司機滿足的哼哼。

我才不會說我今天看了一整天的肉,什麼play基本都滿足了。彷彿身體被掏空。

塗一隻本命月。(嗚嗚嗚好手殘…)

閒著無聊塗一發。

在過365天我就可以做一個骯髒的成年人了。ヽ(・∀・)ノ

玩上了模擬市民,玩幾分鐘後可以創建室友,把自己最近吃的cp其中一對得名字弄上去。兩人原設定是女性,遊戲我把攻設為男性角色。
然後在控制攻的角色出現了任務:人際關係。我選了「不只是炮友」(我大概滿腦子黃色廢料…
再來攻的角色又出現了任務:求婚。
我毫不猶豫的讓他向受的角色求婚了。
之後…隨著人際關係跟求婚任務的後續…他們成了訂婚對象兼炮友的關係…(到底在幹嘛…
對不起我錯了,能重新開始嗎…
對了,攻跟受的角色都是我控制的。

回坑陰陽師。
why?
黑晴明超帥超可愛。

喪爆了。明天的小孩子惹到我就死定了ヽ(・∀・)ノ

日常神經(。

最近大概會寫一篇天月的日常小甜餅…。
架空向。兩人已經在一起的設定。
月月短髮,天海長髮。
憑什麼別的CP可以甜我們就不行!!
OOC是一定的吧(。
大概…情況好的話2週出產,壞的大概一個月以上( ´・ω・`)
畢竟上次OSASA那篇…生了大概兩個星期,而且那時我對寫文非常有熱情。因為那時候要考期末(對我就是越忙越有靈感的自虐性格。)
現在放個假鹹魚的我快吐了,忙起來都是體力活使我精疲力盡,看著文檔腦子一片空白。

所以為什麼我吃的CP都這麼冷(。

今天被強迫穿了裙子,漢子走姿跟男役二郎腿都不行,整個人都不好了。( ´・ω・`)

【OSASA】如果我們不嫁給世俗

▲架空向,極度OOC,脫離現實,文筆?不存在的。

▲第一人稱,麻子視角

  「asako,妳要退團了對吧。」小雅在電話中用著溫柔的嗓音說道。

  我沉浸在她溫柔的聲音中忘了回應,她又說了一句。「那就可以結婚了吧?」

  「嗯…」身為top star的孤獨生涯在不久之後就要結束,我卻有種失落的感覺。

  

  「asako,還好嗎?怎麼不說話?」她的語氣裡透著掩飾不住的擔心。我突然有些慶幸,現在的小雅還會為我擔心,她已經結婚了,我退團,我們註定會漸行漸遠。想到這個,原本要跟她說的話完全說不出口—感謝上top之前在月組有她的照顧什麼的,這些公式化的感謝,我沒有心情說。

  「…小雅,...

1 / 5

© 鹹酥信長廚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