鹹酥信長廚

我是月瑞德,一隻鹹魚,死掉的那種。
我們家瀨奈真的越看越帥啊啊啊啊
「我還愛著你,像沒有明天。」

現在星屑也要掛了嗎!!!!!

(悲傷逆流成河)

我又睡不著!!!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

雜誌翻拍,這張是《不可兒戲》的稽古照。

背了一下午的醫學英文單字…
求狐狸娘娘用歌聲給我治癒之光…

危險發言

節操?不重要。
(發出老司機滿足的哼哼。

我才不會說我今天看了一整天的肉,什麼play基本都滿足了。彷彿身體被掏空。

塗一隻本命月。(嗚嗚嗚好手殘…)

閒著無聊塗一發。

在過365天我就可以做一個骯髒的成年人了。ヽ(・∀・)ノ

回坑陰陽師。
why?
黑晴明超帥超可愛。

喪爆了。明天的小孩子惹到我就死定了ヽ(・∀・)ノ

日常神經(。

最近大概會寫一篇天月的日常小甜餅…。
架空向。兩人已經在一起的設定。
月月短髮,天海長髮。
憑什麼別的CP可以甜我們就不行!!
OOC是一定的吧(。
大概…情況好的話2週出產,壞的大概一個月以上( ´・ω・`)
畢竟上次OSASA那篇…生了大概兩個星期,而且那時我對寫文非常有熱情。因為那時候要考期末(對我就是越忙越有靈感的自虐性格。)
現在放個假鹹魚的我快吐了,忙起來都是體力活使我精疲力盡,看著文檔腦子一片空白。

所以為什麼我吃的CP都這麼冷(。

1 / 5

© 鹹酥信長廚 | Powered by LOFTER